炉火

谈谈我的生死观

人的一辈子只有两个字,那就是“生”与“死”。从出生到死亡,那就是一个的一辈子。

经常有问我:“你为什么总是那么?好象从来没有愁事。”

我说:“人的一生中本不该有任何,如果把一切事情都想开了,就会很的。我的观点是,最应该想开的,那就是视死如归,当永远闭上了眼睛的时候,并不是什么坏事,因为那是去拥抱另一个世界,所以含笑九泉是值得高兴的事。因此,连死亡对我来说都件很愉快的事情,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能够令我不愉快。”

如果把死都看成是件无所谓的事,那么的快乐就会时时伴随着自己。

小时候就知道刘胡兰的英雄事迹,她视死如归,面对敌人的铡刀,毫无惧色。还有许多年轻的先烈们把自己的短暂都献给了人类解放,他们都做到了含笑九泉。

我总是记着保尔柯察金的那句名言:“一个人的生命应当这样度过: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愧!”

自己虽然对对人类没有什么贡献,但是起码能够做到死而无悔,死而无愧,死而无怨,死而无忧,因此当我活着的时候就能够愉快,笑看人生。

恩格斯说:“死是死者的,活者的。”其实,每个人都应当把生与死看开些才对,实行计划生育,限制了无数人的出生,而如今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儿。每个人活着的每一天都应当是快乐的一天。

俗话说的好:“无欲无忧,无求无恼。”“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。”但是若与不如自己的人相比,情况就大不一样,就会常乐。我经常想到的是还有那些吃不上饭、念不起书、看不起病的贫穷人,还有那些忍受各种疾病煎熬的人,我身体健康,衣食无忧,还有什么不、不快乐的理由呢。

毛主席教导我们:“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”我想,将来若到了快结束生命的那一天,我依然能像往常一样悠然的夜的宁静,因为那是永远的安眠。

面对死亡,我真的不会畏惧。我会坦然的回味人生中的起起伏伏,恩恩怨怨,深知离去,那是人生的必然,无法避免,既然如此,那就不如用去迎接一个新的世界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炉火博客《谈谈我的生死观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