炉火

好好活着

大热天,禅院里的花被晒焦了。

“天哪!快浇点水吧!”小和尚喊着,接着去提了桶水来。

“别急,”老和尚说,“现在太阳大,一冷一热,非死不可,等晚一点再浇。”

傍晚,那盆花已经成了干菜的样子。

“不早浇……”小和尚咕咕哝哝地说,“一定已经死透了,怎么浇也活不了。”

“少�嗦,浇。”老和尚骂。

水浇下去,没多久,已经垂下去的花,居然全站了起来,而且生意盎然。

“天哪!”小和尚喊,“它们可真厉害,憋在那儿,撑着不死。”

“胡说,”老和尚骂,“不是撑着不死,是好好活着。”

“这有什么不同呢?”小和尚低着头。

“当然不同,”老和尚拍拍小和尚,“我问你,我今年八十多了,我是撑着不死,还是好好活着?”

晚课完了,老和尚把小和尚叫到面前问:“怎么样,想通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小和尚还低着头。

老和尚敲了小和尚一下:“笨哪,一天到晚怕死的人,是撑着不死;每天都向前看的人,是好好活着。得一天寿命,就要好好过一天。那些活着的时候天天为了怕死而拜佛烧香,死后能成佛的,绝对成不了佛。”

老和尚笑笑,“他今生能好好过,都没好好过,老天何必给他死后更好的日子?”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炉火博客《好好活着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