炉火

心海浮藻

风度

神态自如,举止得体,且不失洒脱或优雅。风度翩翩,叫人瞧着舒服,甚而为之倾倒。

不过,可别把风度当作风范。风度与是非、好坏、善恶、高低、强弱、成败并没有因果关系。也别把有风度的人全当作君子,其中不乏小人,甚至大奸大恶之辈。

某些人的风度,出自本色;某些人的风度,一不小心就露了馅。风度毕竟是比较表层的东西,指望它“主打”什么,或者有实质性的作为,只怕靠不住。

如若一个人光有风度,而无风格、风骨、风华、风采与其和衷共济,相辅相行,这个人是很难风光起来的,更别说有大出息了。这类徒有其表的风度,时间一长,不免被造物“风”化,置之“度”外。

轻信

轻信?“信”不能算错,错就错在一个“轻”字上,轻率、轻易地相信了别人。

轻信挑拨,轻信蛊惑,轻信利诱,轻信谎言,轻信口供,轻信包装,轻信泪水,轻信承诺,轻信保证……

轻信的后果,是上当受骗:被人利用,被人出卖,被人坑害。

人为什么那么容易轻信呢?

是眼光不够敏锐,穿不透假象?是耳根子较软,挡不住口舌的频撩?是脸皮太薄,磨不开情面?是心地已异化,成了不良草籽的土壤?

有一句话宛然已跻身于名言之列;“轻信是人类最能容忍的缺点。”话说得宽厚之至,可我却无法原谅自己的种种轻信。乡谚:“篱笆扎得紧,野狗钻不进。”先查看一下自家的篱笆吧。

倘使一个人在轻信之后一味委过于客观原因。而不知自我反省、检点,那么轻信将与之如影随形,连同烦恼、苦痛、悲伤……

含蓄

含蓄,教我落笔时注意“藏锋”。

引而不发,点到为止。

含而不露,蓄山藏水。

含蓄不是含糊、含混,不是欲言又停、闪烁其词。

含蓄喜委婉而厌直倒,好沉潜而恶张扬。

含蓄生成了一种大智慧――人生的内敛,艺术的留白,兵家的以逸待劳,大器的韬光养晦……

“含蓄”两个字,值得咂摸,回味无穷却又不可名状,我还是省点笔墨吧。这并非含蓄,而是藏拙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炉火博客《心海浮藻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