炉火

当人学会了说形形色色的话时,人就开始学坏了

, 当人学会了说形形色色的话时,人就开始学坏了

难道真的是当人学会了说形形色色的话时,人就开始学坏了。

婴儿只会哭声,至多还有笑声。

你叫它动物,堕落就开始了。

打算着过一个安安静静的午后,没有场面,没有鞭炮。

可是烟花早就在夜空叫嚣着,

它们自己制造战火,然后自己毁灭。

战场在哪?

它们固执地指着那篇黑幕,看不到星星。

可悲的啊!

没有战场的战火,叫谁给你生出个摇篮。

骨子里头总有股坏坏的冲动,

一直想反抗点什么,想发场很大很大的脾气。

最好是后果能具有毁灭性。

却一直苦于没有好的对手。

父母是最爱的人。

你在忙着用各种话拼出点什么,

就像唇齿间腐烂的气息硬是要拼成各种唾沫星子,四处飞溅。

我决定,将今天过滤掉。

这还是另一种堕落。

上升吗?

我觉得在止步不前。

有时天气很不好,没有阳光也没有雨,却是有一场一场的雾。

莫名的灯火更容易蛊惑人心。

在月光下寻找太阳的孩子总让人心疼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炉火博客《当人学会了说形形色色的话时,人就开始学坏了》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