炉火

真正持久的快乐

, 真正持久的快乐

人生在世,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,开心就是第一等的事。然而,快乐似乎是一种稀缺资源,我们常常见到愁容满面的人,却少见脸上总是布满阳光的人。不禁要问:快乐都去哪儿了?

抗战期间,齐白石在一所艺术院校上课,4块钱一个小时,一次课3个小时。齐白石每次上课,学生们总要跑下楼梯围着他拍手鼓掌。一路上,齐白石都跟女孩子聊着,走进教室,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。进了教室,齐白石又开始与学生聊天,一个钟头过去,才画了一个像大萝卜一样的东西,同学们不知他画的是什么,只见他取了小笔,信手勾几笔,一只雄鹰立即形神毕肖。齐白石让女孩们将画挂在墙上,半天不吭声,然后才添松枝。学生争着说:“齐老师给我题款啊。”齐白石说:“题款就不够本了。”齐白石的意思是薪资一共才12元,抵不上一张画。半天画了两张画,都不题款。女孩们也不勉强他,待老师教完课,将画收归己有。女孩们很快想出一个点子,过了两三天,她们拿着画去齐家,请求齐白石题款。齐白石将头摇得像纺车似的,这时上去两三个女同学逮住他的双手,另一个拿着笔墨说:“你题不题?”齐白石无可奈何,笑着说:“好,好,我题,我题。”放开他的右手,左手还逮着,题了字,女孩们又要求他盖章,他不肯盖,女孩们就自己到处找图章。齐白石的图章极多,有200多方。找到几方,齐白石见了连连摇头,忙说:“那些图章不能用。”用嘴努努,指着抽屉里。打开抽屉,同学们在一张画上盖了七八个图章。“齐老师,我们走了,过几天再来看你。”女孩们高高兴兴地离开了,齐白石捋捋胡子,目送几个女孩的身影,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线。

齐白石无疑是个性情中人,他开始不愿意给教学时画的画题款也是真诚的,作为一个以画为生的人,如果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得到自己的画,自己的画必然不值钱。然而,当女孩们一再表达出自己渴望得到老师题款的强烈意愿,齐白石实际上是半推半就的。他的抗拒带有几分逗小孩玩的意味。我们不难设想,假若齐白石真的抗拒题款,这几个小女孩是否能如愿以偿,在女孩们达到目的后,齐白石又为何那么开心?齐白石的快乐源于自己的被需要。

想到一对普通的夫妻。张金福与妻子都是残疾人,一个脊椎严重侧弯,一个股骨头坏死,失去劳动能力。1996年,一家人每月的收入只有80元,吃顿猪肉都成了奢望。让张金福意想不到的是,1997年春节前,他突然收到了100元钱,汇款人署名是“艾欣”。从此以后,张金福每年都会收到“艾欣”寄来的数额不等的汇款,这些救命钱不知帮助一家人渡过了多少难关。张金福有一个牛皮纸袋,里面装着50余张“艾欣”的汇款单复印件,他说,这是他家最值钱的“宝贝”,据他统计,17年来,他一共收到捐款50000多元。汇款单上没有地址,张金福试图通过邮局找到“艾欣”。但邮局工作人员告诉他:“汇款人要求一不留真实姓名,二不留地址,如果钱没有人领也不用退回,直接上缴国库就行了。”张金福到邮局,到河北区政府、总工会,到报社、电台、电视台请求查找,一直都没找到“艾欣”。后来,张金福走进了央视《等着我》栏目,央视记者费尽周折终于找到了这个好心人。但好心人不肯露面,他只是委托主持人倪萍告诉张金福:自己从捐款中得到了许多快乐,他的企业越做越好,家庭也非常和睦幸福,希望张金福别将这件事挂到心上。

我不知道故事中这位“艾欣”是谁,但我相信他的话,相信他的确从行善中获得了快乐,否则,他也不至于将它一做就是17年。

世界上有两种快乐,一种是自己的功利目标得到了满足,比如做了官、出了名、发了财,物质生活水平也因此得到了提高,吃的、住的、玩的都上了档次;一种是在满足个人的基本欲求之后,希望自己对他人与社会有意义、有价值,换句话说,是希望被人需要。如果将他人与社会比作一片草地,这种人不愿做那些翠绿的青草,而愿做照亮青草的阳光、浇灌青草的雨水、催壮青草的养分,他们也渴望自己成长,但他们将自己的成长寓于别人的成长中,别人快乐了,他们才快乐;别人幸福了,他们才幸福。

功利的快乐像一场邂逅,热烈却短暂;被人需要的快乐未必浓烈如火,却能地久天长。

码字很辛苦,转载请注明来自炉火博客《真正持久的快乐》

评论